但是他眼底的阴寒怎么可能比得上落清秋此时此刻眼底的寒冷呢?

    只是落清秋现在微微垂着眼皮,根本没有人能够看见他眼中的寒冷,不过很快那些瀚海后人就知道落清秋根本不是那么容易招惹的了。

    因为落清秋的身后直接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赤红色蟒蛇,竖立的蛇瞳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青色的信子一吸一吐带着死亡的色泽,巨蟒的蛇尾缠绕着落清秋的手腕,他现在正在漫不经心的抚摸自己手腕上光华炽热的蛇鳞,对,就是炽热的,烁槿的蛇鳞和肉身都是温热的,不像是正常的蟒蛇一般是冷的。

    不过这也是因为烁槿就出生在熔岩湖中,若是没有足够的进化,他大概是没有办法凭借寒冷的肉身在炽烈的熔岩湖之中安全的生活下去直到落清秋的到来。

    只是现在落清秋抚摸着温润炽热的蛇鳞,突然觉得其实自己的心还是热的,至少自己还有办法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至少自己现在还能清清楚楚的感觉自己还活着,而不是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只是简简单单的看着这片世界,等待这最后自己为自己准备的死亡。

    片刻,一把银色的长剑缩小成一把小刀的大小出现在他手中,小刀在他的指尖跳跃旋转,化为璀璨耀眼的银色光芒跳跃,那是青霜。他准备用青霜直接剖开瀚海后人的识海,知道关于那个违背了羽皇的君上的所在地,然后进行灭杀。

    青霜虚幻的身影出现在落清秋身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指尖跳跃的银色光芒,突然有点伤感:“其实人呀,从生下来就是苦的,尤其是对自己的存在清清楚楚的时候,是最苦的。就像你,知道自己最后要走的路,也就麻木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虽然你还是个小屁孩的样子,但是你眼底的光芒却足够焚尽这片世界了。你又没有真的过这千年,怎么现在这个年纪双眼就沧桑了呢?”

    他的确没有度过这千年的时光,若是仔细算起来的话,他就算是转了几世了,年岁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三百岁。上古时代的皇全部都是死在了皇战之中,他们死的时候年岁都不大。但是皇战真的是太可怕了,直接在他们的神魂之中都留下了印记,除非突破黯星者,否则他们的生命将终止在皇战之时全部同归于尽的那个年岁。

    但是落清秋知道自己已经等不到了,所以他很果断的把机会让了出去。

    不过他也不知道那个叫做凤澈羽的女孩儿知不知道自己把机会让给了她,虽然他认为她如果知道的话可能会给他一巴掌再霸气的说:“本皇才不需要你这个臭男人的施舍呢,本皇自己有的是办法成为黯星者,才不需要你的施舍!”

    那个姑娘就是这么霸气高傲,从来都不会认为自己需要别人的施舍才能够顺顺利利的活下去,这就是她生命层次远超众人的高贵,也是她的父母留给她的最宝贵的礼物。

    落清秋很简单的小笑,这也是没办法呀,除了笑,他就真的没有其他的表达情绪的方式了。

    而且难道笑容不好吗?永远隐藏起自己真正的情绪,永远的埋葬自己最薄弱的一点,成为最深不可测最骄傲的存在,不要被任何人知道自己最后的弱点是什么,因为这只会带来最后的灭顶。

    所以从始至终只要不是必然的局面,他都会笑,因为笑起来真的真的很让她放心,让他觉得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不是一切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烁槿,抓住他们。”

    简简单单的命令根本没有多少个字,但是已经足够很清楚的把一切的事情给说清楚了,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简单,没有任何多余的事情可以做呀。

    不过这件事情很简单就是很简单。

    烁槿的身上化出几道赤红色的蛇鳞一样的光,直接化作了几条赤红色的火莲蟒缠绕在瀚海后人的身上,他这是在用实际行动在证明,其实他跟这些瀚海后人想的根本不一样,他的实力不仅没有降低反而还有了提升的意思,毕竟好歹在熔岩湖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说什么也应该是有些进步了的。

    落清秋指尖跳跃的银色光芒开始停止露出那简单的小刀模样的青枫剑。瀚海后人认出了那是传说中的神灵之刃,本来应该是桀骜不驯的神兵,但是却如此简简单单的落在了落清秋的手上。大概是个人就不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