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一度因为自己比不过落清秋的长相而自卑。

    要不是落清秋开解他们说:“男人靠的是本事。”他们兴许就对自己彻底失去信心。

    不过就算是落清秋说了那句话,他们还是感觉很惨无人道——因为就算是靠实力,落清秋还是可以碾压他们!

    这让他们瞬间就无语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比,怎么可能让人高兴起来?!

    不过现在有人跟着郁闷,就算是一个快死了的老头子,铭浅唯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有人比自己更郁闷,这也是一件好事!

    他无奈的把笔一扔就跟上去,毕竟现在看这位爷的样子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要是不好好跟着,估计他惹了什么人被发现失忆,那就玩大发了。

    四皇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缺点,此间不是没有能杀了他们的东西,只是难寻了些罢了,真的要去寻还是能寻到,最多就是过程苦些。

    就算是为了身边的人着想,四皇都不能留下明显的错误,就算是忘记了很多事情也必须装作还记住,这也算是一种悲哀吧,也可以算是一种悲凉。

    落清秋突然住了脚步,眼神惆惘若失:“我是不是真的忘记很多重要的事情了?为什么我感觉冥冥之中有一股莫大的危机降临?”

    铭浅唯一愣,双眸闪过璀璨的金色光芒,迅速抬头盯着天空,似乎在仔细观察天空的规则,但是天空一片混沌迷茫,根本没有任何规则可言。

    落清秋突然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别看了,天道早就被蒙蔽了,我感觉到的危机也是心底突然就感觉到的,找到羽皇或许就能够确定我的答案了!”

    铭浅唯根本没想到落清秋居然会这么干脆的寻着自己找到的气息要去找羽皇,可是现在找羽皇,这不是找死吗?他们现在的精神力的的确确是超越那些君上,但是他们的实际战力根本没有到达君上那个层次,他们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对抗那些君上!

    现在去找羽皇,这不是铁板钉钉要被羽族那些恨他入骨的君上给撕成碎片吗?

    铭浅唯嘴角一抽,迅速的跟了上去,就算是站在羽皇是位置上看来,落皇都不能死呀!落皇死了,抵挡命劫的就少了一个主力军了,万一挡不住那就惨了!

    铭浅唯有些不安,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立场说什么,只能看着落清秋一脸淡然的闯进另一片院落。

    院落很大,至少住下三四十个人不成问题,羽族来的人不多,但是最次都是真言级数,这么大的院落足够他们住了。

    只是出乎意料的是,羽族根本没有人出现。

    落清秋根本没有管那些事,干脆利落的认准一个房间,直接推开门就进去,不过他还是很干脆的把门给关上,根本没有给铭浅唯进来的机会。

    铭浅唯无奈的耸耸肩,只能站在外面,谁让人家根本不让他进去呢,所以他也只能跟着外面这些一脸怨念的人一起死死的盯着房门,期盼里面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落清秋合上门,走到内室那道幔帐之外就站住,他很有家教,知道这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他进了外室已经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说一件事情站在这里足够了。

    他沉默站在外室,被他进来吓到的姑娘无奈的坐在床上,盯着幔帐外面那道模糊的男子身影,却什么也做不了说不了。

    终于姑娘还是被惹毛了,直接站起来娇嗔:“你到底是谁,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你信不信你再不说话我就叫泽宁把你丢出去!我可告诉你哦,泽宁可是很厉害的,他分分钟就可以把你打趴下的!”

    落清秋对姑娘的威胁丝毫不放在心上,但是到底还是觉得这么站着有些不妥:“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威胁?”

    姑娘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就已经说出口:“什么什么威胁?这里要是有人敢打本小姐的主意,泽宁一定会把那个人给削一顿!还有你到底是谁呀,为什么会来我房间?泽宁马上就回来了,你要是不快点走的话,泽宁回来你就走不了了!”

    姑娘看着是在威胁,但是她的心到底还是软的,现在这么说也是因为担心泽宁真的回来了,外面这个男人真的走不了了。

    落清秋没有在乎她话里的威胁之意,他听出了她话里的担心,难得的开口解释:“没关系,泽宁不会伤害我的,你不用担心。”

    姑娘一愣,脸颊飞起一抹漂亮的红晕,直接背对他:“谁,谁说我担心你了?明明人家就是看你站在那里一直不说话,泽宁要是回来看见你站在那里的话铁定不会放过你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细小,但是也让外面的少年莫名的软了冷硬的心。

    但是现在的时间真的不够了。

    他也只能开口:“我说的不是那些威胁,是来自天道的威胁,今日醒来我总是觉得天道似乎有些异常,心底又有些惴惴不安。所以才想要来问问你。”

    姑娘嘟起嘴,却还是很仔细的闭上双眼感受来自天道的规则,闭上双眼封闭听力摒弃来自视听的杂乱,认真仔细的感觉天道。

    她肚子里的小娃娃也睁开了眼眸,传来一声细微的心跳声帮助他的娘亲更加仔细的感觉天道的规则。

    很快姑娘就睁开双眸,深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惊慌,但是她很快就捂着肚子坐在床上,声音有些尖锐:“你感觉的没错,现在给我出去!”

    落清秋蹙眉,想要撩开幔帐进来,但是手指还没有碰到幔帐,已经被另一只霜雪般的手握住了手腕。

    手的主人冷着一双寒冰的眸子淡然的看着他,眼底全部都是森然:“落皇想要知道的事情已经有了答案了,现在我家大小姐说让你走,现在你应该是可以走了吧?”

    落清秋想要张嘴,但是礼教还是让他放下手:“抱歉,打扰了。”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