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这个时候有人胆敢进来看见他的模样,或许会直接被他周身的气息威压直接碾成粉碎!只是他现在的状况看起来真的有点不好,泛着蓝色光芒的血从嘴角缓缓淌下来,周围迅速浮现诸多的银白色光点。

    他慢慢的起身下了床,蹙眉看向周围的一切,熟悉而陌生的房间让他的眼底无端浮现出无尽的漆黑冰冷。

    他唤:“烁槿。”

    但周围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回应。

    一个白色的身影却悄然出现,熟悉的眉眼让他的眼底染上诡异的冰冷,他不想眼前的这个人靠近!

    兴许是看出了落清秋眼底的挣扎,来人没没有继续靠近,只是挑起鬓间刚刚削短的发丝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半晌之后他才开口:“没想到他们有人的封印开启了,你却把识海的封印加重了,是因为一定要有人承担最后最坚固的封印吗?本来应该是大小姐和你共同承担吧?可惜大小姐现在有孕在身,封印自动加剧在你身上。这也怪不了我家大小姐,毕竟这是当初你做的孽。”

    他抬头,泛着丝丝冷芒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落清秋,像是要看清他眼底的恐惧一般。

    只是可惜他失望了。

    落清秋眼底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反而一股不屑在他眼中凝聚。

    泽宁嗤笑,转身就走:“希望你真的解开封印的时候还能这个样子吧,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跪在我羽族大门口就是了。”

    他的声音冷冽,带着九天的寒冷,带着一族大祭祀的威严逼迫过来,悲切和极怒让他面对这个承担一切封印的神子没有任何好感。

    泽宁出了门笑的颤抖,眼角却有泪花泛出,他终于还是对大小姐喜欢的这个人说出这样的话了,不知道大小姐要是知道这一切的话会不会恨他。

    可是他已经不在乎了,能够报复这个不可一世高傲的男人,真的让他很开心。可是报复回来又有什么用?他的大小姐的死局几乎是无解的,他就算是在此间纵横无敌又如何?还不是救不回他的大小姐!

    随意的扫了被他强行束缚在门外的烁槿一眼,他直接消失在落清秋的房门前,若是他猜的没错的话,只怕现在封印逐一开启,不久之后这些神子神女应当是会进行一场盛大的集会。

    而且他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天道也是有一线生机的,至少大小姐还可以在生下小殿下之后继续行走一段时间,既然如此,那一切的盛大落幕,就在大小姐诞下小殿下开始罢。

    泽宁肆无忌惮的笑,他连大小姐都守不住,他还有什么资格活着?他必然是要带着大小姐去见玄倾大人,至于小殿下就只能交给林恒他们一起带出去了。

    怕就怕玄倾大人一怒之下真的不待见小殿下……

    泽宁消失的那一瞬间,烁槿的束缚消失不见,他立刻冲了进去,却看见落清秋已经站起来,冷冷的看着门外,他愣住。

    落清秋蹙眉:“还不快过来给我更衣,是不是这一次我睡的太久了,几天没教训你了,你就皮痒了?”

    他一身素白的单衣,姿容却因为这一身素白而带上几分脆弱的风华,皮肤细腻若是摸去只怕比上好的羊脂暖玉来的更加好,而且那皮肤的白比那一身素白的单衣来的更加白,白到几近透明。

    烁槿连忙取了架子上的蓝色劲装朝着落清秋走去。

    落清秋抬手什么也没说,只是继续冷冷的看着门外,似乎泽宁还在门外一般,只是烁槿和落清秋都知道其实他已经消失了,只是他还是固执的看着门外。

    铭浅唯感受到落清秋苏醒的气息,直接找上门,恰好看见他扣上衣扣束好满头苍蓝发丝的模样。

    他张了张嘴,却还是开口:“淘汰赛已经过去了,今天是休息的日子,下午日落之前是各个学院上交循环赛参赛队员名单的期限。”

    落清秋面无表情点头:“我知道,今天比赛台那边没有战斗的气息和波动。”

    铭浅唯微微呼吸一滞,丝毫看不出异样的点头:“你的精神力又进步了。”

    落清秋起身,苍蓝发丝带起华美的弧度扫过铭浅唯的脸颊:“忘了很多事,识海干净了些,自然就有空间继续修炼精神力。况且十天已过,说什么都要有些进步。”

    他转头认真的看着铭浅唯,微微眯起眸子,幽蓝的光芒一闪而过,却什么也没说,直接走了出去。

    恰好是正午,太阳火辣辣的晒,这里似乎没有四季之分,无论何时这里除了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