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宁愣愣的看着面前像是变了一个人的落清秋,突然笑了:“对呀,我忘记了,如果是你的话,必然是会这么做的。抱歉我忘记了,你真的很爱很爱大小姐,就算是我也比不上你对大小姐的心意,若是大小姐的爹爹不会反对的话,那大小姐跟你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可惜我很清楚大人根本不会同意你和大小姐的婚事。”

    落清秋微微眯起双眸,但是很快他就放松了下来,他知道这是泽宁在对他的提醒,提醒他关于他未来岳父的事情,只不过他还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要岳父:“没关系,实在扛不住我就带着羽儿私奔好了,估计回去的时候孩子都大了。”

    泽宁双眸一凝:“慎言。落皇,大人的修为和力量不是现在的你能够看得清的,就算是成为黯星者也好,那也绝对不可能看见大人的高度,这本身就是一种差距。我也敢保证,你前脚带着大小姐私奔,后脚大人就绝对能够发布对你的击杀令,对于大人对大小姐的看重程度,我对于这一点是深信不疑的。”

    落清秋弯起唇角:“谢谢提醒,但是我还是相信我只要还有活过来的那一天,我就一定会把我的妻子带回来,无论在前方阻挠的到底是谁。”落清秋的声音很淡然,但是其中的高傲却是昭然若揭,但是他也是有一个前提的,他必须在完成他的计划之后活下来,如果不能活下来,或许他的妻子他的宝贝还是在他的岳父大人那里比较好,因为听泽宁的话说起来,似乎他这个岳父真的是宠女儿宠到了一个可以令人发指的地步。

    泽宁自然也是听懂了他的话,也知道他的弦外之音到底是什么,也是微微的沉默之后才开口:“其实你要来羽族,跟我或者其他君上说一声就好了。虽然我们也的确希望你们来抵挡命劫,但是多来点人也是好的。毕竟蝼蚁多了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作用。”

    落清秋无所谓的摇摇头:“但是你很清楚,对于我们来说,蝼蚁就算是多到可以把整座大陆也给淹没也没用,蝼蚁始终都是蝼蚁,就算是强壮一点,那也不过是蝼蚁而已,蝼蚁是没有办法和真龙对抗的。”

    泽宁慢悠悠的站起来,缓缓揉动自己的身体:“我知道,蝼蚁就算是再多也没有什么大用处。可是你应该很清楚我的状态吧,我现在已经快要绝望了,如果不是绝望了,你觉得我会这么近乎把自己的破绽给泄露出去吗?羽族族地圣洁无比,怎么可能是那些外族的蝼蚁可以踏入的。”

    落清秋抬起头看着碧蓝的天空:“我知道,我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若是我不知道的话,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干脆的出现在你面前呢?如果我不知道的话,我怎么可能千方百计的想要赢得这场比赛进入羽族呢?我很确定要是我早点知道了命劫的事情,我做的会比你更加疯狂。就算是去捕猎那些君上,用他们来抵挡命劫,我在所不惜。”

    泽宁浅笑:“我就知道一旦事情牵扯到大小姐,你这个平时万事不过心的主也一定会打起精神的。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毕竟你现在还没有被大人承认,你还不是我们家的姑爷,所以你现在相当于跟我们家大小姐只是同学而已。所以该有的礼节我还是要有。”

    落清秋不可否置的笑了笑:“无论你承不承认我是不是你家大小姐的丈夫,我都无所谓,反正有一个事实你是改变不了的,我的宝贝,她的肚子里快要出生的孩子,是我的种。”

    泽宁呼吸一滞,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的继续笑:“对,但是如果大人愿意的话,小殿下的血脉可能会被洗掉,最后只保留大小姐的血脉力量。当然大人是会遵守大小姐的意愿的,要是大小姐觉得可以保留小殿下的血脉,大人也不会违背大小姐的意愿的。”

    落清秋这个时候随手一招,一把椅子直接从房间里面飞了出来,稳稳当当的停在了落清秋的身下,他微微挑起眉毛:“你觉得你家那位大人很强大,这一点我是不会否认的,毕竟能够给我的宝贝提供一半的血脉传承,要是不强大一点只会拖累了宝贝而已。但是我不认为他可以洗掉我的血脉,也不是我自吹自擂,你应该是能够感觉到我潜在的力量的吧,不如你来感觉一下我身上血脉的气息跟宝贝的比起来到底怎么样,如何?”

    泽宁这个时候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镇定了,因为落清秋的每一句话都是戳中他的痛点,这硬是让他的话带上了一种近乎委屈的感觉。

    所以泽宁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房间,确定那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之后,他直接站了起来:“落皇,我能感觉出来你的血脉也很强大,但是请你想清楚一点,要不是你的血脉和大小姐的血脉结合了,小殿下和大小姐也绝对不会需要到背负命劫的程度!”

    他也真的是被气到了,当初大小姐就是九死一生的度过前两次命劫,他虽然插手了分担了一点下来,但是分担的并不是很多,所以他基本上就是处在一个看客的位置上,好不容易第三次命劫了他终于可以找后援了,偏偏还必须把这个跟他天生犯冲的人给找来,还是不得不找来!

    其实说真的,泽宁跟落清秋其实就是那种近乎惺惺相惜一样的关系,若是他们站在一个没有外物纠纷的立场上去相见的话,他们的关系一定会很好。但是可惜的是,他们注定了从一开始就绝对不可能和平相处,因为那个仿佛山间清风明月一般的姑娘,是他们谁都不愿意放手的存在。

    对于泽宁来说,凤澈羽是他的大小姐,他的恩人,他要用一辈子去守护的人。

    对于落清秋来说,凤澈羽是他的妻子,他的宝贝,他要用一辈子去珍惜的人。

    两个人都想对她好,但是他们本身的立场却绝对不允许这件事情发生,他们站在对立的立场上,只能是敌人。

    良久之后落清秋才无奈的开口:“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厚道,但是你家大小姐都没有说什么,你以为你有资格说吗?”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