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再惊叹又有什么用?还不是那个样子吗?

    所以落清秋只是沉默着把难得一见得天独厚的风属性星力给吸入体内。

    落家血脉传承很神秘,但是到底是有根可溯,追究到底也是开天辟地之初原始古老的血脉之一。

    但是那古老的血脉也仅仅是让水属性更加的流畅自如而已,甚至连臣服都做不到!

    现在他的血脉却是让本来就包容万物的水臣服,连风也露出欢欣的样子,这明显就是他的血脉的原因。这让他很疑惑自己的血脉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可以让两大属性如此。

    虽然这种臣服对于他的修为来说是件好事,但是对于他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

    他睁开眸子,漂亮到妖冶的苍蓝闪烁着星空般的光芒,他盯着自己白皙的手掌“啧,还真的是讽刺呢,本皇当初强盛一时也没有让这些属性臣服,但是现在血脉的改变却让风都欢欣,难道血脉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吗?”

    他站起来,眼神阴翳冰冷如霜如冰“哼,本皇迟早是会知道为什么血脉会改变,别以为本皇真的是那么好欺骗的,还没有人敢欺骗本皇……”

    美人如玉世无双,若是有那不长眼的惹了美人,美人的手段也绝对不是那些人想得到的。

    他温润的笑,只是眼底的阴森无人能够看清。

    抬头望了望天色,料定那些人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索性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没想到刚刚到了禁地外面,烁槿的声音就在识海之中响起“大人,不要进去!”

    彼时庞大的火红蛇躯在识海之中都是紧绷的,足以证明烁槿此时正在面对的是多么恐怖的东西。

    恐怖到烁槿都要全力以赴的面对!

    落清秋的眼底终于蔓延上了无止境的风霜,他怎么可能退去?烁槿还在里面!更何况,他本身的骄傲根本就不容许自己退下。

    他笑,笑的高傲,他有这个资本做到现在的一切,所以他根本就无所畏惧。

    “烁槿,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要相信本皇。”落清秋踏进门对着全身肌肉绷紧一直看着前面的烁槿开口安慰,顺带把目光落在了烁槿前方那个一脸风流肆意的青发男子身上。

    青发男子就这么站着,整个人却像是笼罩在一片阴凉之中,他淡漠的看着落清秋“没想到一别经年那么强大不可一世的落皇大人,居然变成了现在这么一个弱小的……人。”

    落清秋毫不在意的笑笑“人都有意外,别人都有可能在大街上被莫名其妙的杀了,本皇为什么不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再说了现在的身体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是样貌和本皇当年也算是不相上下,本皇也算是满意了。”

    青发男子笑的邪魅“是吗,只是我有一时要请教落皇大人。”

    落清秋的脸上淡然如常“你是谁,或者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找我?”

    青发男子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啪”的打开手中的折扇,扇面上只有一只腾空的青鸟舒展羽翼翩然若飞“我在族中这一辈排行第十,唤作玲珑烟十,当然落皇大人也可以唤我烟十。”

    落清秋的眸光略微一幽深,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青发男子“原来是玲珑鸟一族的强者,不知道你来这里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虽然我偷过你们族里的蛋,但是那也是你们已经胎死腹中的蛋,根本孵不出玲珑鸟来,所以你们也就把蛋给了我们。难道你要为了这么一件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来敲诈我?”

    玲珑烟十摇头也是似笑非笑的样子“这件事情都过了千年了,我族自然是没有记恨在心底,不过我来这里自然是有件事情想要跟落皇大人帮忙一下。”

    落清秋抬高下巴示意烁槿搬来一张软椅,舒舒服服的坐下之后才提起玲珑烟十的自称来“烟十?没想到玲珑林里的玲珑鸟,居然已经繁衍到了烟这一辈,好像当初那只老鸟也把辈分排到了烟字辈。对了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真的要说起来的话,我不欠你们玲珑鸟一族什么。”

    玲珑烟十有些尴尬的笑了“这个,其实就是当初落皇大人那一辈的族长说,说落皇大人你终将会回来,所以辈分一直到了烟字辈就没有继续下去了,说是等落皇大人你回来了染雪城再取,就是不知道落皇大人你是个什么意见。”

    落清秋摩挲下巴盯着玲珑烟十,眼底的光芒越发的炽烈“没想到老鸟居然把这东西交给了我,只是他当初也算计了我一把,我要是不报仇的话,还真的对不起当年他下的手了。”

    玲珑烟十一脸的迷茫,显然当初落清秋口中的那只老鸟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初做下的那些事请给传下来,当然要是真的传下来的话,落清秋现在指不定的想要收拾人了。

    落清秋突然笑着开口吐出一个字“念。”

   &nbs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