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步踏出,一层无形的精神力如同涟漪一般扩散出去,而他自己就像是那一株嚣张肆意怒放的红莲,出于淤泥却如同九天之上最艳丽的存在。

    落清秋眼底的苍蓝幽光一闪而过,但他没打算去帮那些种族的人拦下炎九霄,现在的炎九霄恢复的修为已经不是他能够打得过的,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他也必须让这个臭小子自己发泄一次。

    而且若是他感觉的没错的话,或许这一次闹得天翻地覆,会给他一个有趣的发现吧。

    譬如,到底为什么,卓月会出现碎星城,就算是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是知道他们的信息之后来的。可是落清秋不相信呢,他的消息只在无夜城出现过,而且他出现的消息早就被清除的一干二净,怎么可能被别人知道呢?

    他之前不想说这件事,是因为卓月是他的姐妹,他不愿意因为这些事情而去怀疑自己的姐妹。但是现在看来确实不得不怀疑了,羽族那些人来的真的是太凑巧了……若是说这星雨学院没有一点子猫腻,说什么他也是不相信的。

    除此之外,就是不知道羽族来了那么多人,到底是为了护送谁来。现在可是他们家大人的重要时刻,要是说没有一点子诡异,鬼都不信!

    而事实证明了落清秋的想法都是对的,羽族那一堆人到来,不止是保护泽宁,要是只是泽宁的话,估计一个人都不会来。但是加上凤澈羽,一切警备力量完全变了,能出来的君上全部都是出来了的,连那些不能出来必须在族里守着的君上都是眼巴巴的看着他们走的。

    只不过一大堆人从族里出来的那一刻就隐了身形,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目的地。

    落清秋猜的没错,但是他下一个想法就足以堪称惊悚。

    他弯唇笑的诡异: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带着谁来的,要是来的是羽皇或者羽族重要的人物,那就好玩了。

    他从一开始感觉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开始,就一直打着必须去看看的念头,要是看不了的话,那真的是对不起自己了。人生在世嘛,就是要对自己好些,要是不好的话,那还真的是一种亏待。

    他就这么站着,唇角下意识的弯着,但是隐隐约约露出的风华却是比那么嚣张站着的炎九霄来的更加引人注目。

    所有人都是呆滞的看着露出些许冰冷笑意的落清秋,真的没有想到此间居然会有这样的人存在,明明他的样貌看上去不是多么的出类拔萃,但是就是这么出乎意料的一眼就足以决定一切,只是再怎么看过去,还是觉得面容和他那双眸子差的太远了……

    他们自觉从第一眼看过去就觉得,染雪学院那个弟子的面容和眸子根本不搭配,总是感觉他的面容很是平淡,根本就是丢到人群里都见不到的那一种。但是那双眸子却是截然不同,就像是九天之上那为众神挂念的一点最为纯净的苍蓝。

    尤其是那苍蓝之中包含的一切,真的让人忍不住沉沦。

    也正是因为这份沉沦,接下来的一切才显得那么突兀。

    “啪!啪!啪!”

    连续三声清脆利落的耳光声直接响了起来,动手那人似乎根本没有在乎现在是不是在开幕式,似乎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比不上现在的一刻。

    而那身嚣张绝艳的红衣被风吹起,像是盛开的红莲,绝世独立。

    炎九霄缓缓收回巴掌,盯着落清秋似笑非笑,却看得出他的心情很好:“你这小子还是这样,只要有你在,就算我们做出再怎么惊世骇俗的事儿,风头都会被你抢走。”

    铭浅唯眯起耀金色的眸子,也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自己也不想这个样子,但是架不住别人要看呀。再说了,莫非你真的很想要他这个天赋?你确定月儿不会跟你拼命吗?还是说你是笃定了月儿不会生气,想要找个小的?”

    炎九霄瞬间黑了脸,暗绿的眸子狠狠瞪了他一眼,就直接朝着卓月看去:“媳妇儿呀,我真的不是他说的这个意思呀!要是我敢有二心我就自己跳楼!”

    卓月却是轻笑:“是吗,你要是有二心就自己跳楼?且不说这里的屋子才多高,普通人掉下来都只是一个断腿罢了,你一个堂堂修者跳下来,若是说你能受伤我都不信!还有要是你真的敢有二心,我自己不用出手,他们就会出手。你觉着你真的打得过他们吗?”

    炎九霄的脸瞬间黑了一片,但是他还是尴尬的抽搐嘴角笑:“媳妇儿,这话不是这么说的呀,咱夫妻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别人知道呢?就算是自家的兄弟也是不可以的!而且还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他们好歹也是我兄弟,总不至于劝离不劝和吧?”

    刚刚还在走神的少年瞬间就回神了,还讽刺了一句:“要是你敢对我姐妹不好,就算是把你收拾一顿也不是不可以的。还有你真的不嫌站在上面太嚣张了吗?虽然我们是你的后盾,但是哪有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