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现在看来,不能这么武断的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玲珑烟十扫了一眼烁槿,确定自己刚刚看见的都是失去了生机的蛋,暗叹我族真的没办法了吗?现下产下的蛋大多是了无生机,有生机的蛋,真的是越来越少了……难道本君回来了都没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吗?那本君的重生又是为了什么?征伐又是为了什么?

    玲珑烟十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对自己种族的保护念想之后他发现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是一个错误,若是真的为了征伐而生,为什么还要给他这么一颗有些软弱的心?这不是一件自相矛盾的事情吗?

    玲珑烟十不明白。

    但是铭浅唯很明白,事实上他根本就是在纵容玲珑烟十这颗心如平常一般的发展,他若是需要战争兵器,不用玲珑烟十多过猜想,所有他麾下的君上全部都会变成他手中最锋利的剑。

    但是他不愿意,成人成魔其实都是在一念之间,而作为天地之间最特殊的人族,他们天生就是来统御万族的存在,他们的智慧本就不是那些天生星力强悍但是智慧不够的种族所能睥睨的。

    他放任他们自我成长,只是在他们深陷囫囵的时候拉他们上来,其余的他都不会过多的参与。不仅仅是他,就算是其他三皇也是如此,过多的参与只会让他们的生命之中留下太多创造的痕迹,这一点对于一个还活着的生灵来说,根本就是致命的存在。

    所以说到底铭浅唯根本不会做出这么自掘坟墓的事情。

    再说了他的性子也不会容许自己这么干涉他们的生命过程,每个人的生命除了必须背负起自己的责任的那段时间,其他时间都是自由的,他们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身为皇,除了他们做下大奸大恶之事必须要管束之时,其他为什么要干涉?

    所以呢,他现在必须要给这个迷茫的小鸟儿开始思想教育了,不然的话一旦陷入了彻底的迷茫,他只能选择封了这只小鸟儿的记忆。

    他弯唇,笑的肆意张扬“烟十,你先回来吧。”

    玲珑烟十抬头对上远处那双璀璨的耀金色眸子,其中如太阳般的光辉仿佛能灼伤所望之人的眼一般。

    但是在玲珑烟十心底,这足以比肩太阳的耀金色双眸是多么的温暖。

    他的脚步一顿,然后迅速开始奔跑,走到屋子前的那一刻他停下来,把手上的蛋换到左手,伸出右手推开了门。

    铭浅唯也走了下来,耀金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

    玲珑烟十有些笨拙的把手上的蛋递铭浅唯“大人,这枚蛋抱着还算暖和,大人抱着也能暖和一些。”

    铭浅唯含着笑摇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身上的寒气是没办法化解的,就算是抱着它也没办法温暖起来,再说我已经习惯了这个温度,突然抱着温暖的东西,是会被灼伤的。而且我抱着它,寒气就会灌注进去,到时候这枚蛋也救不回来了。所以还是你抱着吧,我还能放心一点。”

    铭浅唯的声音很温柔,听起来他的确很喜欢玲珑烟十怀里的这个新生命一般。

    只是铭浅唯的确怜惜这个新生命,但却不是因为这点原因就不去抱这枚蛋。

    事实上也可以算是四皇的一个小缺点,他们都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洁癖,只是他们三个人没有落清秋来的那么惨烈而已。要是落清秋在这里,不要说是这枚蛋了,就算是刚刚擦干净的蛋,他也是不会去抱的,这对于他来说真的是太艰难了,或许可以说,若是面对血腥的战场,他们的洁癖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就算是身染血迹,对他们而言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铭刻进骨子里的嗜血,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洁癖就可以阻挡的?所以也就注定了他们得到一些东西,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只是落清秋和凤澈羽失去的更多而已。

    他微微眯起眸子,示意玲8珑烟十坐下,微微抬高下巴浅笑“说吧,你心底到底在想什么。你应该知道要是你的心理问题没有解决,我是不会放心让你和其他人一起出任务的,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危险。”

    玲珑烟十微微咬牙,盯着手里的蛋还是开口了“大人,烟十不知道到底烟十是为了什么而生的。若是烟十只是作为大人手中最锋锐的刀而存在,那为什么要给烟十一颗软弱的心。若是烟十只是作为大人的后勤,为什么又要给烟十足以匹敌姝星的修为?”

    这对于他来说很是矛盾,但是在铭浅唯看来,却只是迷惑罢了。

    铭浅唯缓缓闭上双眸,嘴角轻扬“不为什么,你只需要记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缘分,有时候福祸相依,你有足以匹敌姝星的修为却又有一颗温柔的心,这就是上天想要造就的。你应当是知道,我若是想要你成为我手里的剑,就算是你不开口说出这个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