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为了他们自己也好,铭浅唯也一点也不想自己的兄弟姐妹被自己的另一个姐妹利用。哪怕她真的必须要利用自己的兄弟姐妹也好,他帮她就是了,何必利用自己那些兄弟姐妹呢?他们若是没有修为的话,那根本就是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罢了。

    一个普通人若是出现在她们的战争中,那就只有死路一条,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别的选择!他根本就不能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真的出事。就算是知道凤澈羽绝对不会对他们做什么,自己也不能这么心安理得的让凤澈羽一个人保护好他们。

    说到底,凤澈羽也是他的姐妹呀,他不能为了自己面前这两个兄弟就轻易的放弃自己姐妹的性命,这根本就是一个矛盾的问题。

    无论是选择哪一边都必须放弃另一边,那铭浅唯其实更愿意放弃自己作为铭皇时站在落皇和炎皇那一边的立场。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抉择吧,就算是为了平衡他们双方彼此的力量差距,铭浅唯也必须要站在凤澈羽那一边。

    没有人的力量能够压的住其他人,这是一种平衡,也是一种莫大的不甘,若是真的有那个野心,对于现在的局面自然是恨不得水越来越浑,水至清则无鱼,至清他们怎么可能有能力在四皇的眼皮子底下搅浑水?

    而现在他们重走这人世一遭,就是这天下大乱的时机,铭浅唯估摸着还能再造一个媲美上古的时代出来,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这估计才是事实。若是这次天下大乱再出现诸如四皇的天才,啧,格局这不就是更乱了?

    落清秋慢悠悠的打了个哈欠,精致荼靡的眸子闪过一丝诡异的苍蓝色光芒:“我记得碎星那边也是有一座学院的,规模应该是和染雪城一样,你应该可以通过那里一起去学院战吧?反正按照炎家在碎星的强势,你要进去应该还是很容易的,对了,记得把卓月带上,我们一起去学院战的那座学院见面。”

    炎九霄微微弯了唇角:“你还真的是图省事呢,要不是我知道你本来就是一个懒的,这会儿指不定多生气呢。那成我现在就回去找我家老头子去报名。”

    落清秋抿唇一笑,幽幽开口:“炎皇,别太把这一世的血缘亲情当一回事儿了,我们终究是要离开他们的,我们的身份也迟早是要暴露的,你要记着别陷得太深了。不然终要害了他们。”

    炎九霄的背影一僵,落清秋用了炎皇两个字,说明他已经是在警告他了,警告他不要真的把这些感情当做一回事,就算是卓月能够陪在他身边,炎家的那些人最多也是作为下属一般的存在。

    甚至真的算起来炎家的人连见他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他就是想要好好的跟炎家的人一起生活呢。就算是有无尽的勾心斗角,但是他张这一身修为还是会安然无恙。他要的只是跟他的亲人在一起好好的生活,然后有正常的生老病死,就算是有无尽的不甘也罢,至少曾经也拼过了,也不会后悔了。

    只是现在他必须要成为炎皇,这天下就像是一个牢笼一般,四皇就是笼中鸟掌上花,被人控制了彼此争斗,就像是傀儡一般终生不得自由。

    炎九霄颤抖着身体:“现在还真的像是一场游戏呢,我们彼此厮杀,再也没有自由可言。我也想过要是我们其中一个人没有苏醒的话,是不是这个黑暗的年代就不会出现,我们就不会像现在一样,有朝一日兵刃相对?”

    落清秋慢悠悠的抚摸铭浅唯的那盆宝贝花:“有朝一日也许会,当时至少不是现在,又或许我们会形成另外一种格局,我们绝对想象不到的格局,或许真的会给我带来惊喜吧。毕竟现在的生活真的是太无趣了。”无趣到让人想要毁了现在的一切呢,若不是真的还有记挂的人呢,估计还真的撑不下去了。

    炎九霄自嘲的笑了笑:“好自为之罢,就算这真的是一场游戏,我也一定会好好的完成,然后走到那个掌控我们的人面前,狠狠地把他拉下王座,我会告诉他,我们不是他手上的傀儡娃娃,我们能脱离一次他的掌控,必然会有第二次,就算是洗尽了记忆也是这样。”

    这一刻高傲的炎皇炎九霄又再度回归,他始终是属于硝烟战场的存在,他注定纵横驰骋,他也注定了一切都必须从头开始。

    这算是他们的宿命和悲哀,也是他们的荣耀与骄傲,他们战无不胜,他们无所畏惧,就算前面是荆棘风暴,就算是万丈瀚海,那也绝对不可能阻挡他们的脚步!

    这就是他们能身为皇的意义。

    炎九霄走后,两人相顾无言,落清秋也感觉到几分无趣,转身摆摆手就走了。

    铭浅唯暗自浅笑莫测:“还有不长的时间,我们就要去学院战了,就算是拼了我的底牌,我也一定要亲自带着你去问问羽皇,到底她是个什么意思。若是真的有关天道规则,就算是带着铭族上下全部投入又如何?”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