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说起来很是自私,但是他只是想要和她在一起好好的生活罢了。

    姿容曼妙的女子从远处飞来,仔细一看背后居然生有透明翅翼,恍然之间像是让落清秋和其他三人见到了地球经常会提起的精灵一般,只是那个女子看起来却与常人无异。

    蓝衣少年抬头挑目微微怔愣思索了下,才幽幽开口:“原来是翼族灵脉的残部呀,没想到当初他们的翼族主脉被剿灭了,还有灵脉这个被排斥的一脉活了下来,这算是翼族自己的因果罢。只是不知道这灵脉到底什么时候能活到什么时候。”

    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的看向了脸色不自觉阴沉下来的赤发少年,他可是自见到女子背后透明翅翼开始,就一直阴沉着脸,就算是不熟悉他的人也会察觉出他周身气势的高昂,看得出来,他想要撕碎前来的女子。

    只是身边的女子一拉他的手之后,他还是勉强收起了自己外泄的恐怖威压。这时周围的一圈人脸色才勉强好了一些,一些来见见世面的年轻一辈陡然没有威压镇着,一缕血色从嘴角迅速滑落,单单就是这么身处威压之中,他们这些年轻一代的希望居然就受了创伤!

    由此可见炎九霄的实力到底恢复到了什么程度!只是他显然还是有些不满。他身边知道他往事的人都是知道,他现在没有在知道这里还活着翼族灵脉残部的时候痛下杀手,已经算是看在卓月和自己的修为恢复不够的情况下了。

    要是他恢复了足够的修为,别说是卓月了,就算是落清秋和铭浅唯两个人拦着都没有用!而且落清秋和铭浅唯根本不会拦着,这根本就是夺妻之恨!夺妻等同杀父!

    虽然上辈子的炎九霄真的有了媳妇儿的时候他的血亲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但是他还是对自己的爹很是敬重,否则的话半年前落清秋也就不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话。虽然那话在他们中间根本就是真理,炎九霄却不打算听从,过好当下就够了,其他的事还是以后再考虑罢。

    女子前来的时候恰好那些年轻一代把嘴角的血迹擦了干净,只是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罢了。女子也只是当做他们是因为开启阵的时候眩晕导致的,根本没有联想到她面前还有一个堪称灭族之恨的人还在。甚至那个给了她灭族之恨的人还一度想要当场击杀了她。

    她微微一曲膝算是行了个礼,清冷带着高傲的声音响起:“本院为诸位准备的房间已经处置妥当,请诸位随我前来。”

    饶是云雪染这样在自家小祖宗面前受惯了气的人都微微蹙眉,可见面前这个翼族灵脉的女子到底是多么倨傲。

    炎九霄眼底的腥红光芒闪烁不定,可怜巴巴的看着卓月,低声下气道:“媳妇儿,你就让我过过手瘾吧,现在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可以杀的,你又不让我动手,这不是诚心想要憋死我吗?”

    卓月的脸色有些微微苍白,和炎九霄一样根本没有压低声音的意思,只见她蹙眉:“你真的是一天不动手就手痒了,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才有多少修为,再说了就算是要杀,这么一个小东西也值得你杀吗?没见着清秋和浅唯都没有动手吗?虽然现在咱们有发作的理由,但是还是要面子上看的过去不是?”

    卓月的话一出口,她旁边一圈的人愣了,那个倨傲的女子也愣了,说实话从她出生到现在,每隔三年举办一次学院战,她都经历了八次了,第一次有人这么不给她面子,她还真的有些发愣!

    只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面前这个背过身没有看她一身浅金色衣裙的女子是在讽刺她,一张俏脸瞬间变了色,心底真实想法也脱口而出:“哪里来的贱人,你在说什么蠢话?!我也是你能够这么说的?!还不给我跪下!”

    卓月的身形没有任何的迟疑和停顿,她的修为和天赋的确没有太强,但是她天生就很镇定,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天性,她才能在作为上辈子炎九霄的未婚妻的时候那么镇定,甚至以一介真言级数的修为镇压了一大票的君上,单单就是那份从容镇定就已经让那些仰慕炎九霄嫉恨她的女君上甘拜下风,主动承认她才是炎九霄唯一的未婚妻,甚至还在那里捍卫她的地位。

    此后再也没有人敢于挑衅她的地位,就算是有别的女君上仗着自己的修为想要欺辱于她,炎九霄身边的君上也会动手清理了那个女君上,他们动手之后,生生把那个女君上折磨而死的尸体悬挂于炎皇领地十天,示威黯星大陆!

    此时此刻面对一个不过二十五的小丫头片子,而且还是跟她有仇的小丫头片子,她怎么可能不淡定?要不是地点不对,她真的很想让炎九霄动手,她从来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只是现在是在人家一个残部的领地上,就算是动手也必须要炎九霄恢复到了真言级数才可以来。

    只有那个时候言出法随,凭借他浩瀚的精神力,足以镇压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到死。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