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离有些紧张,却还是开口了:“其实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极大的。”尤其是对于大人您来说,或许就是晴天霹雳这种吧。

    凤澈羽瞬间就不高兴了:“流离你到底要说不说?要是不说的话我就不理你了!”流离笑:“不是我不愿意,现在这种情况是就算我真说出来了,天道也有的是办法把我的话给屏蔽了,大人您现在这种修为就算是扛得住天道的动作,我们也没办法说出来,这我们也是没办法的呀!”

    摸着肚子的丫头瞬间就怒了:“该死的,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的,别真的以为天道就可以约束我了,我迟早会把这一切的真相都搞清楚的。对了,我记得命劫的时候似乎天道也是要避退的!你可以在命劫的时候告诉我呀!”

    流离一愣,藏在暗中的诸多知道内情的君上全部都是一拍额头,眼神交流之下,林恒直接被推出去了。

    林恒微微一咬牙,直接就出去了,一点也没有要保住他们之前躲在这里偷听的秘密的意思。他抬手抓住凤澈羽的双肩:“大人呀,您千万不要这么想,命劫的时候多危险呀!就算大人您敢听,我们也不敢说呀!还有,就算是为了您肚子里的小殿下着想,也请您不要有这样的念头了,这真的是太危险了。”

    凤澈羽有些委屈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轻轻嘟囔:“真是的,我又不是一定要知道这孩子的爹到底是谁。要不是想要知道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我才不至于这么想要知道呢。”

    林恒松了口气:“既然如此,那还是等到大人您生了再说吧,孩子长得快,没多久就可以看出到底长什么样子了。要是长得像您,那咱就不去找小殿下的亲爹了,就当没爹的养大继承您的位置。要是长得像他爹,咱到时候再说吧。”

    林恒说到这里其实心底是“咯噔”了一下的,他不是没有见过落清秋现在的样子,自然是认得出他的模样的,只是小殿下若是真的很像落清秋的话,或许族里那一大群君上都是会疯吧……

    孩子一般都是像爹的,要是小殿下真的像极了落皇,那万一大人和落皇见面认出来怎么办?大人是羽皇是四皇之一,是不可能一辈子都不见落皇的,尤其是皇战一旦开始,基本上四皇都是要相继出现的,这铁板钉钉的要见面怎么避免?

    不只是他一个人想到这一点,但凡是知道这一切的君上都在想这个问题。而知道这一切的君上都在这里了,偏偏大人现在还在这里,他们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连神识交流都会因为大人实在是太熟悉他们的一切而直接被监控到!

    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误区呀!

    “行了,你们一个个的堵在这里不嫌难受吗?要是你们一个个的都没有事情做的话,还是去给我搬花吧,那边还有很多花没有搬,缺人。”泽宁冷淡的声音直接响起来,打破了一切的僵局。

    君上们都是一愣,然后迅速的跑开了。他们说到底也不是笨,只是不知道怎么隐瞒自家大人而已,或者说不知道怎么说谎面对他们的大人,他们总是觉得自己面对大人那一双透亮清澈的眸子,打好草稿的谎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恒就像是看见了救命恩人一般看着泽宁:“祭祀大人,您来了。”

    泽宁比林恒矮了一个头,但是气势确实比现在的林恒高上不知道多少,他淡定的扫了林恒一眼,朝着流离抬了抬下巴:“你们两个都给我搬花去,大小姐的事情我来解决。对了,告诉那些小兔崽子,今天都不许进大小姐的房间。本来就是要生了的人了,结果还是这么淘气的要来这里,还说什么这里的风水好。要不是看在她最近很乖的份上,说什么我都不会允许她来。”

    林恒忍不住赔笑了:“这个,祭祀大人呀,反正咱又不缺这么一个小学院,就算是这些星雨矿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现在就让他们开始开采星雨矿然后送回族里呗。”

    泽宁斜睨:“你还敢说,你知不知道当初这丫头说要来这里的时候就是说的不准动这里的星雨矿?而且你是护着那丫头昏头了吗?这里的星雨矿只有现在这个样子才能最大限度的庇护丫头渡过命劫。要不是这里的条件现在的确是得天独厚,说什么我也不会允许她来的。”

    林恒一愣,然后想起来了刚刚自己知道的消息,探子报上来,铭皇和炎皇都来了,就是不知道落皇有没有来,又没有人能够清楚的描述出落皇的样子,林恒自然是不知道他来了没有。

    但是接下来泽宁就冷笑了:“行了,你们还是赶紧给我搬花去,他们都在这里。后面的事情我心里有数。”估计了落皇那个臭小子也是要去族里的,铭皇和炎皇也会跟着去,提前把族里的人给送出去,就留下你们这些个君上和他们三个小子,再加上这里全部的星雨矿,应当是足以渡过这最后一次命劫了。

    泽宁早就把一切都打算好了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