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的威胁声音直接让店老板镇定了下来,他开始询问落清秋:“我可以知道你要找的那个人的名字吗?也许那有助于你的寻找。”

    落清秋根本没有看他,只是淡然的说出一个名字:“莫贝。”

    店老板的动作直接就是一顿,只因为那个名字真的很熟悉,那根本就是他取得名字!

    落清秋微微蹙眉看向店老板,注意到了他那一刻的呆滞,很明显是因为想起了这个名字代表的什么才这样的:“你知道一些东西,我说的对吗?我现在给你这个机会,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我也不介意在这染雪城动手,虽说这染雪城许久未曾染血了,你可知道,在千年之前,这里可是一片战场。”

    落清秋的话直接让店老板一愣神,然后脸上的表情变得诡异莫测。他也算是知道一些秘密的,他也曾经因为知道这片大陆的某些“事实”而沾沾自喜过,但是那时候的他很是强大了,在那个没有君上诞生的年代里,他的确算得上是一方豪强。

    但是这些秘密就算是告诉他的那个人也是说的模凌两可,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眼前这个看起来连双十之年都没有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东西?

    店老板疑惑归疑惑,还是说出了一点自己知道的事情,不说也不行呀,后面还有一个看似全无危险,但是直觉却告诉他很危险的老头子。

    “其实我离开莫家离开的早,知道的秘密也是三十五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莫家还是很繁盛的,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有蛀虫在里面,但是这些蛀虫偏偏很有背景,我看不惯还是离开了那里。”

    店老板的声音说到莫家的时候带上了一丝怀念和哽咽,很想念的感觉从眉眼之间就可以看出来。

    但是落清秋和云雪染都没有任何的感觉,或者说,云雪染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惊才绝艳的人,所以连上天都看不过去,所以在他出生之前就让他的亲人死了个一干二净。而落清秋上一辈子本来就恨那些狠心的人恨得不要不要的,怎么可能会留恋那些家人,这辈子他本来就是除了娘亲那件事情之外就没有任何的遗憾,再加上他来这里是来混日子,过不了多久家族里的人就会来,什么都不怕。

    但是他们还是没有阻止店老板怀念过去,兴许是想起来旁边还有人盯着吧,店老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开口想继续说那些关于莫家的事情,但是还没有吐出一个字,他就发现他没有什么可说的话了。

    落清秋抬眸看着店老板,浅浅的蓝色像是剔透的蓝色水晶,但是更像是深邃到看不见底的瀚海。店老板年少轻狂的时候也是去过一次翰海边缘的,但是那一次有当地的土著警告过他,不要轻易的靠近瀚海,瀚海是会吞人性命的。

    他远远看了一眼,平静下的瀚海很漂亮,但是那股如锋芒在背的感觉却是在看见翰海的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身上。

    他还很清楚的记得,当初的自己年少轻狂,但是也是惜命的,所以很是狼狈的几乎是逃一样的离开了瀚海,自此再也不敢踏足瀚海的那一片领地。他不是没有问过家族里的长辈,但是长辈很是神秘的说:“这一切,都必须到你自己足够强大了才可以知道,我就算是现在说了,你也一定不会相信的。”

    他默然,因为他的确不会相信,只是气息,没有实质性的伤害,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这也算是年轻一代的弊病,他们享受到了最好的生活,然后他们开始胆大包天,以为自己就是黯星大陆最强大的存在,别人都是不敢招惹的。

    但是现实给了这些所谓的天才一个巨大而响亮的耳光,他们几乎被吓蒙了,但是现实怎么可能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教训就停手?

    他们第一次正式的战斗,死了一半的人。

    这也让他们醒悟过来开始磨练自己,但是也有人自此一蹶不起。店老板现在这个阅尽千帆的年纪再度看见瀚海,自然感触大不一样了。

    云雪染拍拍他的肩膀低声:“清秋的眼睛很漂亮,对不对?”店老板双眸清明的点头,他丝毫不认为那么一双眼睛会有什么不好看的地方,事实上应当是没有人的眼睛可以比得过落清秋的眼睛了,只是再联合落清秋的五官看过去,似乎有那么一丝丝的异常,就好像这浅浅的蓝色其实一点都不适合落清秋一样,只是凭借着自身的美貌,落清秋强行融合了这种颜色。

    云雪染见店老板承认,眼底没有任何的一丝意外:“清秋的眼睛的确很漂亮,但是当年那些见到他眼睛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你说说这算得上什么?他的眼睛根本就是一个勾魂摄魄的诱饵,专门来引诱那些胆敢对他心怀不轨的家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