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澈羽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突然开口:“谛梦,我记得你回来之前是在碎星皇朝的碎星城生活吧?”

    谛梦的脚步一停,然后转过来点头:“是的,大人,谛梦之前的确是转世在碎星皇朝,具体地点是碎星城凰家,不过,我有个弟弟……”

    凤澈羽眯起眸子:“说。”

    谛梦没有犹豫:“我的那个弟弟,是落皇的天幻君上转世,属下想起一切的时候,天幻君上早就想起了一切,修为也在快速恢复,所以属下找不到捉拿天幻君上的时机,只能找了个机会离开了碎星城回来。”

    凤澈羽点头,若有所思:“落皇的天幻君上?我记得似乎也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呀,不过我怎么记得当初他和神梦一族是有些关系的?”

    谛梦点头:“对,他当初身为散修,但是本身实力就很强大,而且有意向和我族结盟。”

    凤澈羽突然笑了:“我记得当时的结盟,似乎是姻亲之盟吧?”

    谛梦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是的,当初属下是神梦一族最小的公主,他要娶得是属下的三姐姐。他们结亲之前属下就离开了,然后属下遇见了大人您。”

    凤澈羽眉眼弯弯:“我问完了,你先出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谛梦拧着眉头:“大人,您现在的身体需要的是静养,要是有什么要处理的事情最好还是交给别的君上来处理吧!”

    凤澈羽露出一个笑嘻嘻的表情:“我知道了啦,你快点走吧,我会注意的!”

    谛梦虽然有些不相信自家大人的承诺,但是到底还是对她有那么一份期望的,所以也转身出去了。

    凤澈羽一直看着谛梦走远,这才眼神有些复杂:“天幻君上?这个麻烦的家伙居然和神梦一族牵扯上关系了。不过更加没想到的是,我的谛梦,对那个家伙有情愫,啧,虽然本皇不喜欢棒打鸳鸯,但是天幻那家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还是要防着点呀。”

    ”

    “是,大人!”

    隐约的影子一闪而过,带着他的皇的命令奔向远方。

    凤澈羽莫名的笑:“啧,还是姐弟,不过等过几天就不是了,本皇的谛梦永远是本皇身后最坚实的后盾。”

    她的笑容莫名而森然,像是这根本不是一场感情,而是一场博弈,生死与爱的博弈,最后赢得从来都是那个无情的人,输得也是那个无情的人,输掉了所有的爱。

    凤澈羽不忍心让她最坚强的盾将软肋曝出来,所以她选择了插手这一场博弈,隐藏她的盾,以最无情的姿态来赢得这一场博弈。

    她伸手轻柔抚摸自己的小腹:“本皇不喜欢失败,当初的失败已经够了,这一次算是我们的第一次正面对上吧?”

    她的眉眼深邃而冰冷,让人恍惚之间像是看见了千年之前,叱咤风云的一代羽皇。

    “所以,这就是你擅自闯进来的理由?”落清秋还是没有穿上衣,依然**上身,只不过他似乎根本不在意一样,眉眼轻挑看着眼前一脸局促的凰翎幻。

    凰翎幻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能盯着自己脚下的地面,一副犯了错的小孩子的样子。

    落清秋突然眯起眸子笑:“你这个傻小子,还真的相信了?行了,你一路过来也是远,还是先坐着吧。”

    凰翎幻还是那个局促的样子,只是寻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落清秋眉眼一转:“你这么千里迢迢的从碎星城到染雪城,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凰翎幻抬头:“大人……我,我姐姐不见了。就是那种莫名其妙就消失的不见。”

    落清秋的眼底闪过一丝腥红的光芒:“你说你姐姐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记得你姐姐就是那个要死要活要嫁给我的……凰翎梦吧?她不是被你们一家子都看得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是不是仇家动的手?”

    凰翎幻看起来都快要哭了:“要是真的是他们动的手就好了,我恢复记忆的这段时间一直没时间看管她,她消失不见后我也第一时间出去找,但是周围的仇家都找遍了,就是没有她的身影!”

    落清秋微微点头:“周围的仇家都没有找到?你和她又是双生子,彼此是能感觉到彼此活着的,所以你这个样子很显然她还活着,但是就是找不到她,啧,看起来又要麻烦了。”

    凰翎幻的脸色一缓,但是落清秋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心吊了起来。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