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道,她也知道,他们的时间不多了,一旦开始一切的计划,凤澈羽必然是要作为主力出现的,只有她还在,一切才有稳定下来的希望。

    只因为她的气息真的是无可比拟的强大,没有人可以轻易地模仿她,单单就是一个不经意间的眼神就不是任何一个可以模仿的君上可以模仿的,这终究还是身处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只是这个计划必须在几个月之内就进入不需要凤澈羽的地步,否则必须启动另一个计划了,那个计划就是为了提前这个计划而出现的。

    他们称那个计划叫:曦光。

    晨曦的光芒,预示他们的未来一片光明,但是若是失败的话,他们的曦光就会成为暮光,他们也将万劫不复。虽然还是有后备的计划,但是那绝对不是他们愿意看见和执行的。

    林恒一直看着凤澈羽笑,凤澈羽眨眨眼低头又送进嘴里一块糕点。

    岁月静好,陌上花开玉成双;此去经年,盛世岚烟君双归。

    他们这边是安好,但是落清秋那边却不是这样,甚至落清秋这边还有点水深火热的。

    因为他强行要把自己封印在识海中的每一分星力全部调动起来灌注回自己的身体,虽然很是艰难,但是到底识海还是同样的一个,相比于他手下的那些君上来的快多了,但是危险也多了。

    毕竟是碎星境的星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简单就被封印和放出来?这是必然要付出代价的,等价交换就是如此,没有人能够违背和阳奉阴违。

    落清秋无意识的蹙眉,精致到不分性别的脸庞泛起一些诡异的苍白,稍后却又有一些潮红,像是最为完美的那尊人偶一样,完美到无人可比。但是最完美的,却不代表真的是无害的,甚至像是蘑菇一样,越是艳丽的也是有毒。

    但是对于某些人而言,毒入骨髓却是一种莫大的欢愉,甚至于在那毒中就此睡去,真的是一种无上的感受。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体会到这种感受的,更多的人虽然会沉迷于这种伪装的完好无缺的完美之下。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毒就是毒,就算伪装的再好也是那样。只因为他们自己也是那样,所以他们能看穿同伴的伪装。

    落清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他现在还是在痛苦地接受着解开封印,但是无可否认的是,落清秋其实是一个极端冷静的人,冷静到他能够想到后面几步甚至是十几步之后,他自然是会留下后手的,免得自己陷入封印之后出现别的变故。

    烁槿现在就在外面慢悠悠的种着花,他现在可是彻底的封了心,根本不愿意做别的事情,若不是这里实在是和当年差的太远了,估计他现在只是在那里睡觉吧。他从被白曌耍了手段骗了之后就一直都是这样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改变。

    估计下一次感情波动,大概是再次见到白曌的时候吧,只是不知道下一次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是兵戎相见还是作为阶下囚相见?

    烁槿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一点,至少他现在不能让落清秋出现任何意外,意外虽然是意外,但是多了,也不是意外,而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阴谋罢了,根本没有任何的意外可言。

    而现在落清秋最害怕的其实也是这阴谋了,毕竟烁槿再强大也是一个人,而珑熙和凰翎幻是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出格的动作的,包括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来这里找落清秋的事情。

    所以单单靠着烁槿一人,虽然有些勉强,但是还是可以渡过很多的危险,但是人为的危险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结束?

    至少烁槿一个人绝对不可能一次性对付那么多人,当然如果他化出本体,一切都很好解决。但是这不代表落清秋就愿意暴露出烁槿的真实实力,诚然铭浅唯和炎九霄都看过他的脸,但是他们当初也只是认为烁槿是落清秋身边一个不知名的小君上罢了。

    作为落清秋的剑,基本上没有人知道他就是落天的剑灵,所以说到底他才是落清秋真正意义上的隐藏者。

    他从上古开始隐匿,一直到现在为止。

    甚至一度怀疑过自己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若不是落清秋一直在他身边,或许他现在已经崩溃了。

    落清秋是他的信仰,他永恒不变的神祗,若是他想要的,就算是斩断一切,他都会给他拿回来。谁让他是他的神祗,他永远放在心上的那一抹妖艳绝世的血色月光。

    但是他不知道他的血色月光到底在做什么,甚至把他也给叫出来

章节目录

落天之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温情一生只为你只为原作者风川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川吟并收藏落天之名最新章节